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武逆焚天

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摊牌之时

    宽敞的山洞之,此时一片的狼藉,一名轻青年更是披头散发如同乞丐般,只是那散乱的头发之,一双锐利的双眼烁烁生辉。

    青年此时静静的看着面前那些各式各样的物品,以及无数纸张拼接而成的图形,仔细辨认后会发现这里正是素家府邸之的地形图。面将主要的建筑和道路,以及明显的岗哨位置都清晰的标注在其。

    只不过此时这图纸用红色和黑色,分开来进行了一番标注,若是知道素家府邸内岗哨分布情况的人看到,必然会惊讶其许多位置并没有岗哨,连暗哨都没有。

    另外图纸面还用一只粗大的笔描绘出了许多个箭头,这些标记和箭头,恐怕也只有左风一个人能够明白是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在他的身边还摆放了数十个药包,这些药包看起来是盛放一些最低档次的药散所使用。

    昨日前半夜,左风带着楚一虎在素家整整转了接近三个时辰,左风一路不断的描绘所见到的一切,哪怕是一栋不起眼的小建筑,一棵孤零零的树都没有漏掉。

    左风自幼在山里长大,描绘地图这种事情也是很小的时候和藤肖云学习过。而且当时描绘地图的时候,为的是要利用地形对野兽和有敌意的村落下手,因此地图描绘之左风也会下意识的考虑作战的细节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因为以前经常在山川河流之作战,左风在标注地形的时候,也会将山的高度范围,河水的宽窄和深度都一一详细记录下来。

    此刻用在这府邸之,左风竟然连房屋的高度,以及府邸之的湖泊,河流也一同记录在内,此刻看去倒是真的详尽非常。

    地图描绘完毕左风返回了这处炼器山之,开始紧张的忙碌起来。他抓紧一切时间炼药和炼器,间只有楚楠带着材料回来的时候,左风曾经走出过这房间,其他时间他半步都未离开此地。

    炼药累了的时候,他会休息一番,然后再去炼器,而炼器累了,又会稍作调整回头去炼药。连所谓的休息的时候,左风也会抓紧时间研究自己绘制的素家府邸地形图,每当想好一处位置,他便会将标记画在图。

    这样左风在这山洞之已经足足忙碌了一天一夜还有余,此时暗自盘算了一下时间,他也停下了手的工作,开始收拾起房间来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的忙碌,炼器,炼药剩下的各种废料,以及标注偶尔有新的想法,重新标记位置废掉的地图图纸,乱七八糟的东西左风全都一股脑的收到了储晶之内。

    虽然放在这里也会自然有人来收拾,可是左风却不想让其他无关之人看到,所以他也只能暂时将这些杂物都收在储晶之。

    将房间之收拾妥当后,左风这才抻了个懒腰,扭动着发酸的脖子,自语道:“算一算时间,我让楚楠去找的素遥两家的大帅,应该也快要过来了。此刻既然还没有到,我抓紧时间休息一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修为自从突破到了淬筋期后,左风有的时候休息也是盘膝打坐,除非是特别疲劳的时候也是和衣而眠,一般两三个时辰能恢复精神。将房间收拾妥当后,左风来到石台盘膝打坐起来。

    他虽然说要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,实际也并不太需要。经过除磷之毒后,左风感到自己的身体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强悍。

    单纯从身体强韧来看,左风现在已经超过普通感气期巅峰,甚至是纳气期强者。虽然武者在达到炼气期之后,有些人还是会注重身体的改造和锤炼,可是毕竟最佳的时间已经过去,到了炼气期能够对身体提高的程度也十分有限。

    现在左风的身体,其实已经是所有武者所梦寐以求的那种,所谓的花时间调整到最佳,只是他找了一个拖延时间的借口罢了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匆匆过去,忽然石门外有人轻轻的敲击“咚咚,咚咚咚。”声音不急不缓的敲响,左风也立刻从打坐和深层次的修炼之转醒过来,因为并没有全力运转功法,所以很快左风能够收功。

    “沈风小友,你约了素兰和霓天举二位大帅前来,现在都已经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楚楠在门外的传音,左风微微一笑,双腿一展从石台跃了下来。绕开地摆放的物品,左风来到石门边将关闭的石门打了开来。

    这石门并没有门栓一类的设置,外面的人只要用力推动可以打开,不过大家都很尊重左风,所以一直静静的停在门外。

    看到门外的三人,左风先是恭敬的抱拳施礼,这才一侧身摆出了一个“请”的手势,同时开口说道:“楚兄还请不要离开,我要说的事情,希望你也能够在这里听一听。”

    楚楠本以为左风要见的是素兰和霓天举,正准备转身离开,听闻此话却是一脸诧异的紧跟着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三人刚一进入房间之,首先一眼看到了地那由十多张纸拼成的地图,以及那数十包的药散。

    这房间本为修炼之用,房间只象征性的摆了两张椅子,在场四个人也不好分配,左风便邀请几个人席地而坐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修武之人,本来也没有那么多忌讳,一个个的都在地面盘膝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几个人的目光不自觉的都被那地拼接而成的地图所吸引,左风明显看到素兰的眼神有些许变化。他故意假作没有看到,反而看向楚楠说道:“楚兄,不知道服用破气丹,准备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这一天多的时间,楚楠自然也没有闲着,一直在忙碌这件事情,听到左风问起便说道:“按照沈小弟的要求,时间定在今晚午夜时分,到时候我和父亲会为你护关,保证能够让你顺利突破到感气期。”

    看着对方那自信的模样,左风却是笑着摇了摇头,说道:“只是楚兄和楚大师两个人,恐怕还不够,还需要更多的人手才行。”

    素兰和霓天举对视了一眼,似乎猜到了左风的意思,霓天举笑着说道:“沈兄弟谨慎一点也是对的,这件事毕竟关系太大。你找我二人过来,应该是打算让我们帮你护关,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左风依旧摇头,说道:“恐怕这一次需要遥,素,王三家精锐尽出,不然我恐怕也见不到后天一早的太阳了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齐齐一震,只有楚楠好似想到了什么,目光之带着几分难以置信的神色。之前左风又是要求父亲楚昭修改大阵,后来又是领着儿子在素家四处乱转,这些他都隐隐觉得有些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楚昭让儿子多观察左风,似乎也有着同样的不好预感,现在看来这预感应该是真的,眼前这小子应该是计划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。

    左风没有继续卖关子,而是声音平淡的说道:“我已经找了可信之人,将我服用破气丹的事情泄露出去,现在估计鬼家和画家都已经知晓,只不过他们所知道的时间是今天晚日落时分。”

    看着几个人震惊的张大嘴,左风却是微笑着继续说道:“我猜他们绝不会允许我活过今晚,除了画鬼两家之外,还能有什么势力参与进来我不清楚了,不过今天一入夜大家也能够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疯了不成!”

    霓天举此时说出了另外两个人的心声,将这件极为严密的事情透露给对方,这不是在找死又是什么。

    看着三人如今激动的模样,左风却是毫不意外,声音平淡之带着微微寒意说道:“自从我来到帝都之后,对方几次三番都在找我的麻烦,若不是我的运气好此时早死去多时。如果继续下去,相信我还要面对第五次,第六次的袭杀,直到我彻底死去。”

    目光在三人每个身略微停留,左风便继续说道:“素家和遥家都清楚的知道我的处境,却一直想要为了大局着想而不与对方硬碰,在我看来这完全是在掩耳盗铃。既然你们不想要硬碰,那我来帮你们制造一个局面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左风伸手向着面前的那地图指了指,说道:“这是我为你们创造的条件,现在主动依旧掌握在我们手,他们会不顾一切的前来,我只需要你们守株待兔,将其葬送在这里即可。”

    除了素兰之外,霓天举和楚楠两个人现在也早看出了地图标的是素家的府邸,也知道了左风为此已经准备了很久。

    霓天举看着地图,忽然将目光转开,看向了楚楠说道:“楚兄应该早已知晓整件事,难道他如此胡闹,你也陪着他一起么?”

    素兰本不解的看向霓天举,可是细一思量后,立刻有些愤怒的转头看向了楚楠,两个人反而一下子都针对起了楚楠。

    这计划关键处在于那服用破气丹这个先决条件,他们自然理所当然的认为,楚楠是参与其者之一。

    sanjiangge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