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魔法 > 奋斗农家女

第503章

    都说,女为悦己者容。这男人何尝不是?就因为苏浅浅的一个眼神,一个还那么脆弱无力的眼神。任秋忆回到王府,让下人把花园里的花全摘了回去,他要泡澡,要让自己香喷喷地去见苏浅浅。

    刚过完年不久,天气还不那么热,所以任秋忆即使几天没洗澡了,身上也没有那股馊臭味。他好像忘了一件事情,那自己最邋遢的样子,已经被苏浅浅看到了,而且还深深地烙在了心尖上。

    也许,是因为看到了任秋忆这一面,让苏浅浅终于下定了决心,以后好好好陪他过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她想跟他一辈子就这样,牵着对方的手,慢慢地走到生命的尽头。

    任秋忆是晚上过来的,他不放心苏浅浅,不管怎么说,他都要亲眼看见苏浅浅真的没事了才放心。

    看着床上悄无声息的人儿,任秋忆除了心痛就是心痛。真不知道她受了多大的伤害,才让她如此毫无声息地躺了几个月。要是她再醒不过来,自己恐怕也坚持不了了,还好,她醒过来了。

    任秋忆理了理苏浅浅额前已经所剩无几的头发,心疼而又怜惜地吻了吻苏浅浅已经没有任何肉感的额头。看着苏浅浅原本应该很饱满的额头,现在就剩下一层皮厚,任秋忆的心又一次抽痛了。

    “浅浅,你说,我该拿你怎么办?等你好了,怎么成亲好吗?”任秋忆坐了下去,拉着苏浅浅已经瘦骨如柴的手亲了亲,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数一二三,你要是不说话,我就当你答应了。”任秋忆说完,又看了看已经熟睡的苏浅浅,然后无比认真地开始数起来:“一二三!”任秋忆数完后,高兴地又吻了吻苏浅浅的手说道:“你现在已经答应我了,等你病好了,咱们就成亲。”

    于是,苏浅浅的房间就出现了这么一副奇怪的景象,一个人坐在床前自言自语,一个躺在床上,完全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进来看到这样的场景,还以为任秋忆有臆想症,喜欢自问自答。

    次日,苏浅浅从梦中饿醒。感觉右手热热的,好像被什么东西抓住,也听到耳旁有人熟睡的呼吸声。她想转过身子去看,只是饿了那么久了,已经没有任何力气能转动过去。

    使出了浑身的劲,也只能从嘴里发出一丝轻微的哼声。可现在,哪怕是小小的声响,也完全逃不出任秋忆的耳朵。

    任秋忆抬起惺忪的睡眼,看着满脸布满痛苦之色的苏浅浅:“你醒啦?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?肚子饿不饿?你”只是话还没说完,就被苏浅浅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你一下子问那么多问题,让我怎么回回答?”苏浅浅有一点吃力地说道。

    因为生病太久,又长期以来以汤汁续命,现在苏浅浅能活过来,已经算是个奇迹了。现在又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话,气息有些跟不上,想要咳嗽一下的力气都没有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