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魔法 > [快穿]我什么都没干

46.4.16

    秦夏两家联姻的消息一下子在戎城传遍了, 据说秦夫人何莉在公众场合亲口承认了秦戎和夏玉合的婚事,还将婚礼定在了一个月后的良辰吉日,为表示秦家的诚意,那些上不得台面的玩意儿就交给当家夫人亲自处理了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秦风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, 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打女人,打的还是自己的发妻。

    何莉也被这一巴掌打懵了, 她捂着脸,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, “你竟然打我,你竟然为了那个下贱玩意儿打我, 他到底给你们父子俩灌了什么**药了!一个两个的都向着他!我告诉你!玉合这个儿媳妇我要定了,除非你们不要秦家的脸面了!秦家的祖传玉佩我已经给玉合了!你看着办吧!”何莉也是豁出去了,他不信秦风会跟她离婚,秦屿这个新晋的十三级灵能战士是她的儿子, 这也是她有恃无恐的原因。要保住秦家脸面的唯一办法就是跟夏家联姻, 坐实她说的话!

    “我不管了, 你随便吧,”秦风真心觉得累了, “看来你还不了解你儿子, 秦戎不会照你说的做的, 不信你就等着瞧吧!”

    “我等着!”大不了拖着秦家下马,何莉觉得自己已经疯了, 或许, 早就已经疯了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变故, 在秦家可是掀起了轩然大波,秦屿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,那可是他亲妈,突破十二级的喜悦荡然无存,有的只是暴风雨前的平静。

    “哥…”秦屿踌躇着想问问他哥的想法,又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    非天冷笑,在这种通讯并不发达的位面,传言在短时间内扩散开来,关注度竟然比十三级战士还要高,要说背后没有推手,是任谁也不信的吧!

    “不必在意,我不会娶她,”秦戎是个不会委屈自己的人,他倒要看看这些人能怎么折腾。

    “你娶谁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,”非天竖起食指晃了晃,“我对你的力量感兴趣,你对我的身体感兴趣,仅此而已。”反正也不是自己的身体,怎样都无所谓了,希望xyz给力一点,下个位面一定要各种先进,各种享受啊,这个位面就算是有钱没没有那些服务项目,毕竟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“真想把你锁起来,”秦戎的眼中暗涌翻滚,这种小没良心的就应该掐死他。

    “能办得到就来吧,”非天舒展四肢,“我说过,打败我,就随你摆布。”

    “哥,嫂,呃,希少,我现在说的是夏家的事,你们倒是想想办法啊!”秦屿对非天这个神经病已经不抱希望了,哪有人是这样交换的,根本不合理好么!

    “没关系,她活不到那个时候,”秦戎对夏家早有意见,总是煽动那帮高阶植能师闹事,这回不过是计划提前了。

    Σ(゜ロ゜;)秦屿的嘴巴合不拢了,他哥打算跟夏家开战?

    “不只是夏家,还有何家,”秦戎是华丽丽滴迁怒了,何莉是他亲妈,别人可没这个待遇。

    秦屿晕乎乎的往家走,他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,还没走到家,就看到老爸的战车风风火火的往外开,在他身边来了个急刹车,“上车,你妈跟夏玉合去逛街,遇到持枪抢劫了,现在在医院。”

    秦屿的脑子嗡的一下木了,这不会他哥干的吧,老妈可是跟那个夏玉合在一起呢,他不怕误伤么!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魂不守舍的样子,”秦风开着战车,看着副驾驶的儿子有些不太对,“放心吧,你妈没事,受了点惊吓,夏玉合在她身边被爆了头,被吓到了也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一箭双雕,好一个一箭双雕,秦屿的心拔凉拔凉的,那可是他们的亲妈啊,虽然不着调了一点,这个警告会不会太过分了,秦屿把刚才他哥的话复述了一遍,秦风的没有紧锁,速度也慢了下来,他需要分神去思考一下,“也许,这不失为一个解决的好办法,反正你哥看夏家不顺眼好久了,你妈纯粹就是为了找你哥的不痛快。”

    秦屿沉默不语,谁的老婆谁管,反正他一个晚辈也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臭小子,你以为我不想管么,”秦风看出了秦屿的心思,“你要我怎么管,我们三十几年的夫妻,你妈最近就跟魔障了似的,怎么劝都听不进,威逼利诱也用了,结果你也看到了,一个大活人我总不能把她锁在家里吧!”到底是于心不忍,秦风也有他的难处和苦衷,“何家那边……算了,他也不一定听我的,你哥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!我老了,以后就是你们的天下了!”

    父子俩一路沉默着来到了医院病房,何莉惊吓过度,打了镇定剂还未醒来,夏玉合父母的哭喊声响彻了整个走廊,对夏家来说,真的是一步天堂一步地狱,他们心里都清楚是谁捣的鬼,本以为之前的风平浪静可以进展的很顺利呢,谁知道秦戎出手如此狠毒,一点旧情都不念,夏玉合的父母懊悔到了极点,也顺带着恨上了还在昏迷中的何莉,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!要不是她再三保证,不管女儿如何喜欢秦戎,他们都不会答应跟着胡闹的,现在何莉凭着自己是秦戎亲妈的身份天不怕地不怕的,自己女儿却成了牺牲品,夏家跟秦家势不两立!仗着出了个十三级灵能战士就以为能在戎城只手遮天了,做梦,蚂蚁多了还能啃死大象呢,更何况夏家也不是蚂蚁。

    在夏家还没开始行动的时候,秦戎就已经下手了,夏家就连受重创,家中但凡有点能耐的小辈都被人莫名其妙的被人盖了麻袋敲焖棍,整成了废人,短短一周的时间,夏家就连一个拿得出手的人物都没了,剩下的老弱病残又占据着大量资源,已然成了砧板上的鱼肉。

    何家也没好到哪里去,原本就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人,失去了秦家的庇护,又在秦戎的暗示下人人都想踩一脚,一个作为附庸的家族,转眼间就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,何莉已经自顾不暇,根本管不了那么多了,在她知晓的时候,早已尘埃落定,至于她怎么闹,那就是秦风的事了。

    这个位面能吃的东西就那么几种,厨子手艺也一般,非天早就吃腻了,无聊的日子就揍秦戎,生生把他也揍突破了十三级,秦家一时无人争锋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熬死了女主角,非天开始祈祷下个位面一定要有丰富多彩的生活,xyz给了他当头一棒。

    「天赐良缘没有达到,这个位面要报废了。」

    「为什么?男女主角的不是结婚了?」非天一愣,他以为已经稳操胜券了,怎么会横生枝节。

    「他们是结婚了,却不是天赐良缘,就是一对普通夫妻,最后搭伙过日子。」

    「你这说的是什么话,总不能天天谈恋爱吧,夫妻两口子可不就是搭伙过日子,从爱情转变成亲情,平平淡淡的幸福。」非天表示不满,这是必经的过程,天赐良缘怎么这么难伺候。

    「那月神大人觉得秦戎呢?」xyz对这个男人万分的佩服,专业找打一万年,始终乐此不疲,「他对月神大人的热情始终不减,这才是天赐良缘所应该有的状态,对新鲜的身体迷恋很正常,可是月神大人,对着满是皱纹连牙都掉了的爱人还吻得下去,就不能用贪恋来形容了。」

    非天抬起手,看着自己已经出现老人斑的手背,心中毫无波澜,生生死死他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,「天赐良缘就是老不正经?」

    「……」xyz扑街,他现在一点都不想跟月神大人说话。

    「那你怎么不早说,女主都死了,早知道直接结果了他们算了,」非天又来气了,这种位面必须差评,民以食为天不懂么!

    「不到最后一刻无法判定失败,也许死的时候又重拾了年轻时的爱意呢?女主死亡,判定天赐良缘未成。」xyz没敢说女主是因为挫折太少了,绝对跟月神大人的消极怠工有关,下次自己还得多多督促一下才是。

    「真是麻烦,前有狼后有虎,莫名其妙的天赐良缘,还有个随时引起爆炸的魔石,这日子没法过了!」非天站起身,「弄死男主,我们走!」

    「……」月神大人如此任性清风大人知道么!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