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其他类型 > 都市护花兵王

0869 这一点,足够了

    “哪像你们几个,不务正业,就知道到处报仇圈地……”

    地面上的阿道人乐呵呵的笑着,费力的提着一桶泥土上来,浑身泥泞,双手通红,却是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潜水池下面,二蛋的声音传来,还带着一些回音。

    “二老板,你快别说了好吧。要不是你撺掇我,我大金刚会去东瀛炸苹果山?!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你逼着周茂德要看外星人,茂德会跑五十一区去?”

    “你都好意思提这些?”

    “我们做了就做了,敢作敢当。你看你吧,二老板,明明都是你唆使的,你还敢在你哥面前死不承认……”

    “被我哥打屁股的滋味好不好受?”

    “大冬天的还跑来这里做监工,跟我们一起受罪……”

    小丫头满脸通红,攥紧小拳头,捡起石子就往下扔。

    “臭二蛋,就你话多。”

    漫天的石子洒落,下面几个天兵被砸得哇哇哇的直叫唤。

    小丫头格格格的娇笑起来,扭转臻首,翘起瑶鼻,冲着身边蜷缩成一团的女子叫道。

    “佳佳姐,都是你害的。你还好意思睡得着?”

    母暴龙王佳华蜷缩在一团,身上披着军大衣,冻得直发抖,鼻涕眼泪一抓一大把,声泪俱下。

    “死男人,臭老公,大冬天的不准我穿毛衣,冷死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丫头快来,给姐姐抱抱——”

    小丫头嘟着嘴,紧紧皱眉,没好气叫道:“叫谁臭老公呢?!”

    “没羞没臊!”

    王佳华牙关都在打颤,颤抖说道:“你老公,你老公,正宫娘娘的老公,行了不?”

    “赶紧的,骊骊娘娘,过来抱抱姐姐,姐姐屁股上都结冰了!”

    小丫头满心欢喜,眼睛眯成一条缝,红扑扑的笑脸笑开了花。

    偷偷摸摸的从怀里摸出一个暖手袋递给母暴龙,母暴龙如获至宝,一把塞进衣服里,双脚不停颤抖着。

    “佳佳姐,你说伍欣雅大过年的跑锦城找我姐真的是为了生意?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要跟我们云正合作,建立什么最大的生物工程基地。”

    “该不会是张青微的阴谋吧……”

    母暴龙不停的跺着脚,双手笼在衣袖里,不停的跳着,屁股上湿漉漉的一团,冷得直叫唤。

    “你问我,我问谁去?”

    “伍欣雅那个小碧池,明修栈道暗度陈仓,我估摸着,你掌管的后院里,又得多建一栋欣雅居了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啊了一声,呆了呆,呐呐说道:“不至于吧。伍欣雅跟我哥没接触过几次吧?”

    “我哥有那么大魅力!?”

    母暴龙冷哼一声,没好气叫骂出声:“你哥那混谈!!!”

    “三不臭男人!”

    “双花大色狼!

    小丫头怔了怔,娇声说道:“三不我知道,不主动、不拒绝、不负责!”

    “双花是个什么鬼?”

    母暴龙幽幽怨怨的叫道:“花心大萝卜,花花大色鬼。”

    “见一个爱一个!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呀——”

    “再来个伍欣雅,又多了一块牌子,我被翻牌的几率又少了百分之十了……”

    小丫头皱皱眉,娇声说道:“也就我姐,珂珂、乔乔、嘉蓝、司徒海棠、林梓彤、安娜混血嘛,也没几个撒……”

    这回轮到母暴龙傻眼了。

    小丫头瘪着嘴叫道:“我还以为怎么也得黄道十二宫呢,就多了个伍欣雅,真是的,瞧把你吓得。”

    母暴龙愣了愣,颤声说道:“丫头,你不介意?”

    小丫头哼了声:“我介什么意?我是正宫娘娘好伐。我得大度好伐。大度,大度,大度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哥经常说的一句话,那就是大度!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像我哥这样优秀到爆的男人,多几个红颜知己,不也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这些哥都是我最熟悉的姐姐妹妹,我心里也有底不是。”

    母暴龙呆了呆,傻傻问道:“合着你早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切!”

    小丫头切了一声,傲然说道:“你跟我哥的丑事能瞒得住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不想说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最先就是曾珂珂那混谈。身为闺蜜……哼……”

    “防火防盗防闺蜜!”

    “不对,最先应该是我姐……哼……从悬崖小学回来我就知道不对劲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日防夜防,家贼难防。家贼难防,偷断种粮!”

    “完了就是你了吧,母暴龙姐姐。左宗棠的印玺,骑士十五世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。火葬场开后门,专烧熟人!”

    母暴龙当然要矢口否认了!

    “我都在后面,绝对的后面,你哥先跟燕筱蝶一起的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母暴龙骄傲的挺起胸膛叫道:“没错,最先就是我。我是第一个跟你哥相亲的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歪着脑袋盯着母暴龙:“你跟我哥相亲?!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母暴龙啊啊啊两声,顾左右而言他。

    “骊骊娘娘,你说,你哥最喜欢谁?”

    小丫头没心没肺的叫道:“那还用说,肯定是我咯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小丫头又说道:“应该是白衣,不对,应该是死婆娘欧曼达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小丫头跟母暴龙吹着寒风打着冷颤掰着手指算女人的同时,在金家商贸区一号大楼里,金锐递给伍欣雅一份文件。

    “西灵财团最后防线入股百分之三十。这些股份名义上都是你的,由你代最后防线保管,有需要的时候,吹号人会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被你未婚夫骗去的两百亿美刀,我私人已经划到你的账户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继续做董事长,伍炜那边会全力支持你。”

    伍欣雅接过文件,重逾千斤,玉手轻颤,紧紧闭眼,轻轻说道:“这算是卖身契吗?”

    金锐静静说道:“六百亿美刀!?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你并不值这么多!”

    伍欣雅娇躯一震,惨然一笑,潸然泪下。

    提笔在文件上签署自己的名字,双手恭恭敬敬的交给金锐。

    “谢谢金副总!”

    默默起身,转身走远。

    金锐凝望伍欣雅的纤弱的背影,轻声说道:“我曾经两次给你说过。要学会放下,不要生活在回忆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秦伟一直都在利用你,你一直不悔悟。”

    伍欣雅静静伫立,背对金锐,轻声说道:“我爱过两个男子,一个是秦伟,一个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是顶天立地的大人物,这一点,足够了!”

    金锐轻声说道:“秦伟只是一个人渣而已,我会找到他,也会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你不要恨我。”

    伍欣雅低垂臻首,轻轻说道:“他死一万次也不足惜,但,请金副总不要亲口告诉我,他死在你的手上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,我已经不再爱他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伍欣雅拉开房门。

    脚步就要迈出的瞬间,伍欣雅珠泪滚落,心痛如冰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一声沉重的叹息。

    “给你一年时间,什么时候想通了,就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这上下十层,就是你的住所。”

    伍欣雅娇躯一震,猛然转头,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“请问金副总,我什么时候可以入住这里?”

    金锐平静的说道:“现在就可以!”

    伍欣雅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,快步飞跑,投入金锐怀抱。

    就在门外,司徒海棠偷偷的捂着电话,给小丫头发出微信语音。

    “小主小主,果然不出您的所料,伍欣雅那个碧池果然拜倒在主人的巨蟒鞋下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主小主,您可真是神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主,我向您请战,待会就给伍欣雅那个碧池一个狠狠的下马威,让她知道,这个家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呀,大老板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蓝静怡俏生生的站在门口,没好气看着司徒海棠,瑶鼻轻哼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