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其他类型 > 妖孽纪实录

第七十八章 花老头

    木桌上的菜并不多。

    青菜萝卜,花菜土豆。几碗农家小菜整整齐齐的码在桌上,虽然都是素的,但是卖相极佳,闻起来也是十分的香。

    “花老头,看不出来,你做菜也这么厉害?“

    夏卿夹起一块土豆塞进嘴巴,软糯可口,土豆的浓郁香气在入嘴那一刻全部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“在这个地方久了没事做,就开始研究做菜。”花老头并没被夏卿的夸奖所打动,他夹起一筷子青菜慢慢咀嚼着。“人一旦没事做了,当哪天他认真想做点什么的时候,那天赋简直惊人。”

    夏卿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脚边的旺财很不满的叫着,花老头随手扔了一块土豆给它。

    瞬间耳边一片清净。

    “狼也吃.....素?”

    夏卿疑惑的看着愉快地嚼着土豆的旺财,天哪,这狼也太不挑嘴了吧?

    “习惯不就好了吗。这林子里,哪有这么多肉给它吃。时间长了,这些素的它吃着也觉得好。”

    花老头也夹了块土豆塞进嘴里。“嗯....今天的土豆有点咸了。”

    吃完饭,花老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一桌子的脏碗盘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我洗?“

    夏卿指了指自己的鼻尖。

    “我不养闲人。做了我的弟子,既然还不会烧菜就先从学收拾开始。若往后你学会了做菜自然就另当别论了。”

    花老头说完闭上了眼,一脸的享受。

    其实夏卿是会做菜的。

    年幼时,乾摩就手把手教她做菜。

    因为也是住在深山,乾摩又经常外出打猎,因此家里的生火做饭这类杂事就都是夏卿负责的。

    但是她并不想告诉花老头这些。

    解释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从从容容地站起,将盘子一个个摞好,一堆堆地放到洗碗的小溪旁,又从屋里拿出一盏油灯放在溪边照明。

    这条小溪也是她吃饭时无意间看见的。

    就在花老头家旁边,蜿蜿蜒蜒看上去很长,看不见源头。

    但是水质却是十分的干净,想必平时花老头生活要用到的水,都是从这里取来的。

    看见夏卿蹲在溪水旁洗碗的模样,花老头嘴边浮起了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观察力不错,肯动手蛮勤快,现在看来也很聪明。

    目前看来适合做徒弟。

    他拉起旺财,将它拴在柱子上,将剩菜与剩饭拌了拌算是解决了旺财的一顿饭。

    看旺财吃的欢,花老头提步走进茅草屋。

    等他再次出来时,他的手中多了一套半新不旧的茶具。

    此时夏卿也已经洗完碗筷,把它们一摞一摞的往屋子里运。

    花老头很满意夏卿做事的效率。

    他拿出两个品杯,与昨日一般放好。

    “花老头,你的意思是我能跟你一起喝吗?”

    夏卿在衣摆处擦了擦湿漉漉的手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可以的。“

    花老头给夏卿洒了一整杯,“还有些事情要与你讲。”

    夏卿点点头,安分地坐到花老头对面。

    “你那两个朋友,我见过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噗......”

    夏卿刚往嘴中送了一口茶水。就这样被她一口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先别激动,”花老头见怪不怪地擦了擦被夏卿的茶水弄湿的衣襟。“跟楚翘那丫头一个德行.....好了我刚刚说到哪了?”

    “你见过我朋友们了?“

    夏卿放下杯子,尴尬的擦了擦嘴,不能这么激动,万一被看出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对,看见你那两朋友。

    “他两就在河边坐着,好像还在等你。

    “一个穿着白衣,一个裹着红衣,是这样吧?”

    老头顿了顿,看着夏卿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。”

    夏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他们似乎刚刚打过架,浑身是伤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他们还好吧!”

    夏卿惊得一拍桌子站了起来,这两个不带脑子的家伙!她一走就打架!

    “别激动啊,等我说完啊。

    “都是些皮外伤,那两家伙看上去好着呢

    “我跟他们讲,你会在我这学一段日子的医术,到时候会送你回去.......“

    “他们答应你了!?”

    夏卿再一次站了起来,两只小手撑着木桌,差点将花老头的茶具都打碎。

    “你再这样一惊一乍地我就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花老头闹脾气了。

    虽然戴着兜帽,但夏卿还是感觉到了花老头的怒气。

    “对......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夏卿将茶具归回原处,轻轻坐下。

    “那红衣服的刚开始很不愿意,模样吓人的很,想扑上来杀了我似得,

    “但我告诉他们我是苗疆的巫医时,那白衣服的就拉住了那红衣服的,还说让我好好教导你。

    “那白衣的看上去就是个明事理的,不像那红衣的,妖里妖气漂亮的像个女人.......”

    夏卿挑了挑眉毛,好啊,陌尘就这么想她在这‘学医’呢?

    “那然后呢?”

    她一脸好奇的看着花老头。

    花老头拿起品杯喝了一口茶后,悠悠说道:

    “那白衣的跟红衣的说了什么,两个人就一起走了。“

    “走了?”

    点头。

    “毫不留恋那种?“

    喝茶,点头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夏卿捂住脸。这两个家伙还真是.......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这些,就是想告诉你,

    “在这里好好学,不要惦记别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花老头放下杯子,手指又开始不自觉的敲击木桌,“学有所成了,大家都开心。

    “所以,今日就别睡了,把那些古籍都给我看了吧。”

    花老头指了指他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一大摞的书。

    每本都厚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开......开玩笑的吧?”

    夏卿怀着一丝侥幸。

    “当然,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花老头笑,起身走进茅草屋,“对了,明天我会考你问题,若是答不上,

    “那就别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语气肯定,绝对不是开玩笑的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?一晚上?”

    夏卿抱着古籍们,眼里有泪花闪着。

    “这不算多,跟你以后要学的东西比起来,简直是九牛一毛。“

    这次,花老头转身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“啪。“

    门被合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夏卿看着依旧灯火通明的小院。此时,就她和旺财两个活物。当然树林里的她不敢算上......

    “旺财啊.....今晚我就得仰仗你了.....一定要陪着我啊。”

    夏卿放下古籍,跑到旺财身边,讨好的对它笑道,“如果有什么可怕的东西,你要保护我啊。”

    旺财明显不想不领情。它别开头,连眼神都不愿施舍给夏卿。

    “连你也欺负我啊!这日子没法过了。”

    夏卿一屁股坐到地上,仰天哀嚎。

    “再吵多加十本!”

    屋子里传来不耐烦的声音。

    吓得夏卿立刻闭了嘴。

    她快速走到古籍旁,将沉重无比的古籍一本本的搬到木桌上。

    “坏老头......”

    夏卿轻轻嘀咕。

    但屋里的人似乎耳力不错。

    “再加二十本。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,花老头我错了!我看!我看!”
Back to Top